追蹤
有意思的地方
關於部落格
生活/有你/有我/有意思
  • 154039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08】希臘遊記﹕Fira


我們去的時間號稱是淡季﹐但是下船之時﹐著時讓我們都嚇了一跳。



當船艙廣播船快靠岸時﹐原本散居在鐵達尼號下等艙的船客﹐全部擠到了出口﹐人人面色凝重﹐卻有蓄勢待發﹐每個都像是最長的一日裡﹐等待船門一開就要衝上奧瑪哈海灘搶灘的士兵。


當船一靠岸﹐船門一打開﹐人群像潮水從船艙涌出。場面之混亂﹐就看到那小小的碼頭人馬雜沓﹐呼聲震天﹐男女老幼背著背包﹐拿著行李﹐拎了手提包﹐拉他們的小孩﹐小孩找大人﹐老太婆滿地找掉了的鞋子﹐偶爾還夾雜了幾聲嬰兒的悽厲的哭聲。


路的兩旁夾道站滿了等待已久準備上船的民眾﹐一臉疲憊﹐眼巴巴的看著船上走出來的人群﹐幾輛從船上開下來的車子被擁擠的人群擠得無法動彈﹐叭叭叭的按著喇叭﹐我們好像時空錯置﹐來到了印度的傳統市集。





”我們不是來度假的嗎﹖怎麼變成來逃難了﹖“      我們滿腹狐疑。


看著前面一片黑壓壓的人群﹐心裡也有些沉重了起來﹐還好我們眼明手快﹐在碼頭邊找到了開往Fira(費拉)的公車﹐迅速的排開人群﹐跳上了公車。當公車緩緩的開離碼頭時﹐看著窗外還在碼頭慌亂不知所措的難民們﹐心裡真是覺得感慨﹕生在顛沛流離的亂世﹐人性的尊嚴就不復存在了﹐要活下去﹐就得機靈些..........嗟﹐不過就是坐上了公車﹐我想到那裡去了﹖


從港口通往Fira的公路﹐是一條非常陡峭的山路﹐一邊是山﹐一邊就是愛琴海。聖島上的公路都很小﹐還是雙向道。會車的時候﹐如果對方的車開的太過份﹐而且剛好是敞篷車﹐那麼你伸個手﹐就可以結實的在對方臉上招呼一巴掌﹐非常的方便。島上的公路上許多地方一邊都是懸崖。厲害的是﹐島上的居民在這種路上﹐可以面不改色的以六七十公里的速度過灣。遊覽車的車身在狹小彎曲又險峻的山路上顯得非常的龐大﹐似乎稍微不小心車輪就要滑出路邊﹐坐在高高在上的遊覽車上﹐感覺簡直人就是吊路邊在懸崖外﹐下方剛才搭的那艘郵輪﹐顯得那麼的渺小﹐如果真的掉下去﹐要好幾分鐘才聽的到噗通聲吧。





好不容易﹐老牛推車的遊覽車終於上到了崖頂﹐之後路就比較平坦。經過零零散散的一些藍白相間的小村落﹐路兩旁的感覺很像澎湖或綠島﹐或許小島的感覺都有些類似吧。


我們住的旅館Asteras Villa﹐就在Fira小城市中心面海的洞穴屋﹐旅館面不面海﹐景色和價錢差異很大。面海的旅館都建在懸崖邊﹐從旅館的房間望出去﹐就是海中的郵輪﹐白色桅杆的小船﹐火山島尼卡美尼﹐希拉希亞島靜靜的躺在湛藍的愛琴海中﹐亮麗的陽光﹐周圍地中海式的藍白相間的建築﹐顯得那麼的寧靜和悠閑﹐整個感覺讓人覺得美的不真實﹐像身處在童話故事的世界裡。但是﹐眼前這些美的像夢幻般景致﹐只要伸出手﹐就能感受到那輕觸指尖﹐冰涼﹐卻觸動你我心底的真實。





Villa的房間﹐有個很漂亮的面海陽臺﹐裡面有個很大的客廳﹐還不錯的小廚房﹐很擠的浴室﹐裡面有個很詭異的馬桶﹐此外﹐還有兩個房間﹐有四張床﹐我們一人可以睡一張了。Fira的水可能得來不易﹐所以淡水都特別的珍惜﹐就連浴室用水也是。就怕外來的旅客不知道水的珍貴﹐上完廁所習慣的把把手一按﹐整箱的水就沖走了。





所以Fira的馬桶設計﹐沒有把手。只有水箱的上方有個小按鈕。聰明的你﹐一定知道這就是沖水的按鈕。沒錯﹐我們也是這麼想﹐上完廁所﹐對著那個鈕大力的按了一下。結果﹐毫無動靜。


“奇怪﹖壞啦﹖”  又按了一下﹐還是毫無動靜。


“見鬼了........”      真是見鬼了﹐找遍了馬桶其它的地方﹐就是找不到其它可疑的按鈕。


火大了﹐索性將馬桶的蓋子拆了﹐發現原來裡面另有玄機。蓋子上的鈕﹐連到一個小氣球﹐按一次﹐等於打一次氣。等到氣球慢慢的漲大到某個程度以上﹐就會慢慢的將水缸底下擋水的蓋子推開。所以要讓Fira馬桶吐口口水﹐要對著按鈕連續按七~八下左右﹔要吐大口一點﹐要再按個三~四下﹐要到讓馬桶一次吐完﹐從頭到尾得連續按個十五下左右。林老師咧﹐誰發明的﹖希臘人真有閑情逸致。這種設計外地人大概很不習慣﹐常常看到外國來的遊客上完廁所﹐一手拉著褲子﹐一邊咒罵﹕What the Fxxx??? (翻譯﹕這是什麼法克﹖意思是這是什麼鬼東西﹖)


要省水也不是這樣省的。更何況Fira的水或許是經由海水淡化而來﹐是帶點鹹味的水﹐根本沒人要喝﹐還省個什麼勁﹖帶鹹味的淡水有多難喝﹖記得那年kyslin剛考上大學在成功嶺受訓的時候﹐在行軍前夕﹐聽班長說行軍會流汗﹐要補充鹽份﹐喜歡到處翻東翻西的kyslin那時剛好在中山室的醫療箱裡找到一瓶鹽錠﹐自作聰明的將鹽錠加到水壺裡﹐想說這樣比較省事﹐不用一邊喝水一邊吃鹽巴。結果行軍當天在半路休息的時候喝了第一口水﹐差點連口水一起噗在班長的臉上。到了東海大學﹐別人的水壺都喝乾了﹐就kyslin的水壺只喝了半口。看平時連“噴”(閩南語﹐餿水)都可以當成八寶粥的kyslin﹐不到最後渴死的關頭決不再喝半口﹐就知道加鹽的水有多難喝了。


Fira的水難喝﹐還好我們事先就知道了﹐所以在雅典的皮瑞斯港上船之前﹐我們在港口旁的商店買了5瓶1.5公升的礦泉水﹐一瓶一塊歐元﹐就怕到了聖島買不到這麼便宜的水了。5瓶水﹐重7.5公斤﹐全都塞在kyslin的大背包裡﹐跟著我們一起飄洋過海。





“一個和尚有水喝﹐兩個和尚沒水喝。。。。”   一路上﹐就聽到kyslin自言自語的嘀嘀咕咕。


其實後來在Fira城裡﹐找到一家家樂福超級市場﹐裡面的水只賣0.35歐元。這個發現實在是太震撼了﹐kyslin在超市的冷藏櫃前搖搖欲墜﹐差點當場昏倒﹐不過這是後來的事了。


在旅館放下了行李﹐已經是傍晚時分。傍晚時刻﹐在懸崖邊的那條小路上漫步﹐又是一番不同的感覺。愛琴海一片波光粼粼﹐海中遠方的尼卡美尼島沉浸在金色的夕陽余暉裡﹐周遭的景物被調皮的太陽神阿波羅瞬間潑灑了一層金色的色彩﹐令人目眩神迷﹐我們都看呆了﹐忍不住找了間在懸崖邊的餐廳坐了下來﹐欣賞Fira的落日美景。我們叫了兩杯希臘的Alfa啤酒﹐一盤蛋包飯﹐三份Gyro﹐還有一份沙拉﹐外加兩杯可樂﹐這樣簡單的晚餐﹐依然吃掉了60塊歐元。不過這時候在餐廳吃飯的人﹐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只為了Fira美麗的落日而來。kyslin忍不住趁大家吃飯的時候﹐跑去拍了夕陽下金色的Fira城﹐等回來一看﹐桌上的Alfa啤酒居然被喝光了。





晚飯過後﹐天色漸暗﹐路旁商店的燈也點起來了﹐Fira城越夜越美麗﹐餐廳裡陸陸續續的出現了人潮﹐就著愛琴海的夜色和地中海的晚風﹐優雅的在海邊享受著希臘的晚餐。杯洸交錯﹐時則低語﹐時則輕笑﹐在這沉靜的夜色裡﹐聽起來是如此的輕柔。我們吹著溫暖的晚風﹐看看店家琥珀色櫥窗裡的可愛商品﹐看看路上那些優雅的遊人﹐緩緩的散步回旅館。





回到旅館﹐或許是搭船一天的疲累﹐梳洗過後﹐大家都抵擋不住潔淨白色床鋪的誘惑﹐一沾到床﹐就再也不肯離開了。只有背水的kyslin﹐似乎精力過剩﹐自己背了相機﹐又走回那條海邊的小路﹐拍夜景去了。深夜單獨在街上遊蕩﹐還好沒被到處可見的路邊野狗追。等kyslin心滿意足了回來﹐發現所有的人都睡著了。





kyslin拿了一瓶mythos的啤酒﹐坐在陽臺上﹐靜靜的享受這愛琴海的夜色。遠方海中的船隻的燈火通明﹐映在如鏡子一般的海面上﹐天上的繁星是如此的清晰﹐仿彿都要掉到海裡了﹐微風輕拂﹐如情人的手般的溫柔﹐輕輕的撥動著已經醉了的心。這愛琴海的夜﹐相信每個來過的人都會有相同的感動。





世間的事物都有價﹐景致﹐快樂無價。


夜漸漸的深了﹐耳畔依稀可以聽到來自海中遠方的樂音﹐不太熟悉的語言﹐卻是心底熟悉的旋律﹐kyslin也漸漸的醉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