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有意思的地方
關於部落格
生活/有你/有我/有意思
  • 152817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軍旅回憶錄 (十二)-骷髏營(上)


這段期間﹐240營調來了一個新的營長-簡坤入。在簡營長到240營之前﹐240營的駐地在花蓮和蘇澳﹐前任的營長不太管事﹐那時的花蓮憲兵隊在花蓮是名符其實的花蓮憲釣組﹐沒打錯字﹐全稱是花蓮憲兵釣魚組。


望文生義﹐就是憲兵單位裡的一個人間淨土和快樂天堂--秀麗的山水﹐險峻的中橫公路﹐壯麗的太魯閣國家公園﹐位於溪流旁﹐清麗脫俗的文山溫泉﹐清新的空氣耀眼燦爛的陽光﹐乾淨美麗的大理石之鄉﹐居民純樸﹐原住民的女孩輪廓鮮明美麗而且熱情﹐偏愛平地來的男生﹐加上天高皇帝遠﹐上級的督導不多﹐任務與北部的憲兵隊比起來相對的單純。在東部服役﹐平時跑步﹐多半跑到海邊或溪邊﹐撿拾深山中被溪水沖刷下來的玫瑰石﹐總統石﹐心臟石等各類色彩斑斕的美麗寶石和一些有著山水國畫般圖案的雅石﹐日子過的真是輕鬆愜意﹐那時的花東簡直是世外桃源﹐起舞弄輕影﹐何似在人間﹖


但是﹐這一切﹐在簡營長調來之後就瞬間山河變色﹐神州大地淪陷﹐回首往事只成了感傷的歷史﹐令人不勝唏噓.......嗟﹐我這是說到那裡去了﹖又不是在1949年.......。


簡營長虎背熊腰﹐性格勇猛剛強﹐個性果斷耿直﹐先前曾擔任憲光田徑隊的隊長﹐身體非常的結實﹐手臂粗壯的有如練過健美的肌肉猛男。簡營長本身的體能好﹐所以對體能要求也高﹐非常看重體能和戰技﹐因此開始大刀闊斧的對全營實施他的體能訓練計劃﹐將他在田徑隊的那一套體能增強的訓練方式帶到240營來﹐嚴格要求每天早晚的5000公尺跑步﹐而星期五則是10000公尺﹐從美崙山跑到七星潭海邊。


那時每天早晨和傍晚﹐美崙山的公路旁都會看到一個身著黑底粉紅邊緊身運動服﹐壯如拳擊手的“班長”﹐一邊大聲的吆喝著部隊﹐一邊一馬當先的領著部隊跑步﹐部隊的後方﹐有一個看似身材瘦削﹐但目光如炬的瘦皮猴押陣﹐專門巴那些步伐跟不上的人。那兩人﹐就是240B的簡X入營長和謝X禎副營長﹐也是240營 5000公尺跑步體能最好的兩個人。


營部﹐勤務排和隨營連﹐因為和營長同在一個營區﹐每次體能訓練時間﹐除衛哨勤務者之外﹐全被營長叫出來﹐由營長親自押陣﹐帶著作體活動。體能不合格的人員全被挑出來造冊列管﹐並加強訓練。體能未達滿分標準前﹐一律不准放假。一般的士官兵如此﹐軍官也是如此﹐營部的參謀也是如此。後勤官有次表訂休假﹐卻因先前的5000公尺跑步還沒測﹐被營長要求測驗達到標準才能走。那天下著大雨﹐後勤官當天家裡有事非走不可﹐因此滿心怒火的冒著大雨在雨中跑步測5000。


“我咧...看~~那邊﹐回來再測不行嗎﹖”後勤官邊跑邊在心裡暗罵﹐罵到牙都酥了。


營長先前曾在司令部幹過參謀和323營的副營長﹐對各參的業務非常熟悉﹐因此除了體能的要求之外﹐對各項業務也非常要求。每天早晚兩次集合全營區的幹部包括營輔導長﹐副營長﹐隨營連軍官﹐營部參謀和勤務排業務士開會。會中各參業管參謀依序報告﹐參一到參四﹐人事﹐情報﹐作戰﹐教育訓練﹐後勤﹐通信﹐政一到政五﹐作戰﹐思想﹐監察﹐保防﹐福利﹐連長報告連上的事務﹐最後是衛兵司令﹐伙房。這個會議一開﹐短則兩個小時﹐長則三至四個小時。每次開會﹐憲參官就會嘀咕﹕營長又在開指揮部的工作檢討會了。


由營部參謀輪值的營部戰情官則成了營長之下的全營和營區指揮官﹐對營上各連和必勝營區內發生的任何大小事情都需要全盤掌握﹐作先期處置﹐再向營長報告﹐如果以為營長在營區﹐沒處置就跟營長報告﹐那麼.....“你是吃大便的啊﹖﹖戰情官的處置和作為在哪裡﹖﹖﹖啊﹖﹖就只會吃大便!!!”﹐就準備被彪的灰頭土臉﹐全身綽賽的被轟出來。


圖片說明﹕永春坡的戰情值日官室




簡營長的記憶力驚人﹐從沒遺忘過一件他交辦的事項﹐喜歡部屬有擔當﹐有作為﹐痛恨做事不積極﹐馬虎交差了事的人。簡營長規定每個報告的人﹐需巨細靡遺對其業管的職責進行報告﹐報告的內容需包含三部份﹕一﹕今日辦理事項。二﹕昨日營長交辦事項。三﹕明日擬辦事項。


在聽報告的同時﹐簡營長一面記筆記﹐記下你報告中明日擬辦的事項﹐和他今天所新交辦的新事項。同時核對他筆記中你是否遺漏任何昨日交辦事項或是積壓上級單位的公文未辦。簡營長在任何時候交辦的事項﹐處理完畢之後一定要主動回報﹐如果讓簡營長自己問起﹐你就會開始恨當年為什麼爹娘要讓自己出生在這個殘酷的世界。


同時﹐簡營長建立嚴格的職務代理人制度。各項業務﹐無論是業管軍官參謀﹐還是業務士﹐出外休假或洽公﹐一定要有在營的職務代理人。這職務代理人並非只是表面上掛名而已﹐而是需要清楚的知道他所代理的業務和那些重要的待辦事項﹐因為營長並不會因為你只是暫時代理﹐而對你不清楚代理的職務而網開一面。業務業管人員和代理人不能同時不在營區。勤務排的業務士要休假﹐假條要經過層層的批準﹐假條上先要經過勤務排排副﹐排長﹐營部業管參謀﹐副營長﹐營輔導長蓋完章同意後﹐才能送到營長室。


每當你去營長室送假單﹐不論是洽公或休假﹐如果沒有找好職務代理人﹐或被簡營長發現﹐他筆記本上的某項屬於你的業管事項﹐你沒有清楚的交接給代理人﹐營長那利如刀刃般冷峻的眼神盯過來時﹐你的心就開始急速的噗通噗通跳﹐幾乎要跳出胸口﹐就會開始後悔﹐後悔剛才為什麼會有勇氣為了幾天假而踏進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老虎窩﹐好好的賴活著有什麼不好﹖幾個月沒放假﹐沒牽到日思夜想小女友的手到底有什麼大不了﹖值得拿生命來換﹖


簡營長來了之後﹐240營的弟兄們就稱240營為骷髏營﹐因為簡營長的名字坤入﹐台語的音為Ku Ru﹐和國語的骷髏音近似﹐又因從花蓮來﹐狗的山地話是Ku Lu﹐意味著從簡營長來了之後﹐240營就累得跟狗一樣。不過﹐簡營長在的那段日子﹐也是我最懷念的日子。經歷過同樣風雨的兄弟們﹐就會產生生死與共﹐兄弟般的感情﹐而那段日子也是240B最強悍和精實的日子。


81年中﹐240營移防到永春坡﹐因為全營集中﹐又是整訓﹐營長鐵腕管理的方式擴大到全營。體能﹐勤務﹐業務﹐部隊管理﹐人員管制﹐樣樣要求。各連在駐地的時候﹐駐地分散在宜蘭﹐蘇澳和花蓮﹐離開營部較遠﹐感受不太到簡營長的強悍﹐整訓因為全營集中﹐因此簡營長的強勢作為﹐引起了不少的反彈﹐因此發生了不少事。


第一連﹐到永春坡不久之後﹐發生了掉刺刀事件。據說是一些不滿營長作為的老兵所為。營部參謀不足﹐加上整訓﹐人事調動頻繁﹐營長從連上調了一位41期預官乙班的排長到營部當人事官﹐但是不久之後就受不了營長的壓力。營長有天開營部會議﹐問到了某件人事業務﹐人事官愣在那裡﹐營長一怒之下抓起桌上的茶杯朝人事官猛擲過去。240B掉刺刀和營長毆打軍官的事馬上傳遍整個憲令部。


剛從通校調來的憲兵的kyslin﹐運氣不錯﹐240B在花蓮釣魚清悠的日子還沒機會過﹐直接到已經移防到台北永春坡整訓的骷髏營報到。


圖片說明﹕永春坡一





剛到240營時﹐因為還不清楚簡營長的個性﹐又因剛到憲兵單位﹐心中的興奮之情和新鮮感還沒有平復﹐第二天就踩到地雷﹐引發了下部隊後的第一次昇旗事件﹐被營長以為我和情報官早上睡過頭﹐氣的徒手拆了營長室﹐讓我開始對這位凶悍的營長戒慎恐懼﹐慢慢的﹐才開始習慣簡營長的性格。


因為正在整訓﹐營長知道我剛從通校調過來﹐沒學過憲兵戰技﹐特別要求我學完憲兵戰技之後找他驗收。因此每天晚上營長開完會之後﹐我總是找勤務排受過戰技訓的202期預士謝基鴻學戰技。有一天﹐我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將莒拳的太極一至四場的套形學起來﹐找了營長驗收﹐就在打到第三場時﹐被原本站在一旁觀看的營長從背後巴了一掌﹐我的左背瞬時又麻又辣﹐直感覺完了﹐中了九陰白骨爪了﹐這下子左手要廢了。


”你在辦嘎嘎酒(家家酒)啊﹗﹖打的那是什麼東西﹖虎神舞賽杯﹗﹗(台語﹕蒼蠅繞著沾著塞(屎﹐便便﹐通常是黃色的)的棒子飛﹐意思是花拳秀腿)“


”縱貫手要這樣才有力道﹗﹗﹗嘎~~~殺﹗﹗﹗“    營長瞬間眼露凶光﹐太陽穴旁的青筋暴怒﹐一個縱貫手虎虎生風﹐當場就把趴在女超人身上的隱形俠給開腸破肚。


”林老師咧﹐你又沒說要打的這麼用力﹐我還以為你只是要看套形﹗一個晚上能把太極一到四場的套形記下來已經不錯了.....“      我在心中暗自嘀咕。


我又重新打了一次﹐這次將還沒當兵之前在外面開台南百貨公司(台語﹕殺人放火公司﹐意思是在外面混江湖)的狠勁全都用上了﹐營長看了才稍微滿意的點了點頭﹐糾著濃眉好像我欠他好幾百萬一樣的走回營長室。


我那時剛下部隊﹐在通校什麼體能戰技也沒練過﹐5000公尺跑步的體能自然還跟不上部隊﹐和情報官被營長列入晚上體能加強磨煉人員﹐每晚晚點名過後﹐跟著全營5000公尺體能未達要求的人員﹐背著五十磅重的啞鈴﹐在營區來來回回的行軍兩三個小時﹐走到後來有點口乾舌燥﹐經過何連長的第四連﹐四連的兄弟在走廊上拿著鋼杯偷偷的裝水給我們喝。在黑暗的夜裡﹐喝著鋼杯裡清涼的水﹐心裡真有說不出的感動。



圖片說明﹕永春坡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