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意思的地方

關於部落格
生活/有你/有我/有意思
  • 1505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永遠的媽媽


從小就和媽媽很親﹐或許是從小總是媽媽在帶我。依稀記得小時候爸爸剛從嘉義的中油溶劑廠換工作到彰化的教育學院教書﹐爸爸和哥哥先住在彰化學校的宿舍裡﹐媽媽則帶著我住在中油的單人宿舍﹐週末的時候才和媽媽一起坐火車去彰化。那段記憶裡﹐只記得幼稚園放學後在媽媽辦公室的桌前寫作業﹐以及晚上在補習班的小房間裡等媽媽補完習一起回家﹐或者在中油宿舍裡晚上等媽媽等的睡著了﹐媽媽從窗口拿樹葉搔我臉將我喚醒﹐起來幫媽媽開門。
記憶裡媽媽一直是我的守護神﹐從小一直呵護著我。無論頑皮的我在外面闖了什麼禍﹐和鄰居的小朋友在嘉義的香蕉園裡玩火﹐燒了整個香蕉園﹐還是因調皮又弄壞了什麼東西﹐最後媽媽總是挺身攔住生氣的父親﹐讓哭的沙啞的我不再挨打。
小時候怕黑﹐不敢一個人睡﹐媽媽總會坐在床邊看書﹐陪我入睡。生悶氣耍賴﹐媽媽總是耐著性子讓我耍小脾氣﹐受委屈難過的時候﹐媽媽也都會在旁邊安慰我。小時候體弱﹐常常生病﹐永遠記得在一個夜裡﹐我感冒發燒﹐媽媽騎著摩托車﹐在深夜的巷子裡穿梭﹐著急的尋找還沒關門的診所﹐和媽媽在診所裡哄著我買玩具讓醫生打針的樣子。
上初中時﹐媽媽帶我去學校註冊﹐我排在隊伍裡﹐媽媽不知去詢問些什麼﹐回來時在列子外盯著我出神。問媽媽在看什麼﹐媽媽笑著說﹐看來看去﹐還是覺得我們阿欣最緣投。
在彰化梅村補習班補習﹐媽媽剛好也在那裡兼任補習老師教英文。每次上課總是提心吊膽﹐不知媽媽什麼時候又要藉故點我起來回答問題﹐因為不管我坐在哪一排﹐媽媽總會裝著不認識我﹐說”那個某某排第幾個﹐起來回答這個問題.... ” 。時間久了﹐同學們都知道我是那個教英文洪老師的兒子。
後來初中和高中住校﹐上了大學﹐在學校﹐社團和圖書館裡留連﹐常常夜半才回家。早上出門上課﹐爸媽已經出門﹐晚上回家﹐爸媽已經睡了。漸漸的長大﹐媽媽的關懷一樣在身邊﹐只是離媽媽越來越遠。大學四年﹐很少留在家裡陪媽媽好好的一起吃頓媽媽做的晚餐。
服役時遠在花東 ﹐退伍後去美國念研究所﹐離媽媽越來越遠﹐那時年輕﹐不怎麼想家﹐也未曾留意到那個出國離家時的清晨﹐媽媽眼裡的落寞和不捨。
研究所畢業﹐一轉眼﹐幾年過去了。當我從忙碌的生活中再次抬起頭﹐想起媽媽卻是因媽媽近幾年來身體不太好的緣故。看著消瘦的媽媽﹐才驚覺不知曾幾何時﹐媽媽的髮絲已經變得斑白了。
陪媽媽到醫院﹐每次聽醫生說媽媽的病只能靜養﹐目前醫學沒有什麼治療的方法時﹐媽媽眼裡閃過的無奈和失望眼神﹐都讓我感到心疼﹐也覺得有心無力﹐不知道能為媽媽做些什麼﹐而媽媽總是狀似不在意的笑笑﹐其實我知道媽媽心裡應該是徬惶和擔心的﹐只是不想讓我們為她擔心。
每次回台灣﹐都想多陪陪媽媽﹐最想看到的就是進家門媽媽看到我回來﹐臉上驚喜的笑容﹐聽媽媽的那一聲“阿欣﹐你回來了﹖要回來多久﹖”開心的聲音﹐看媽媽興奮的拉著我的手﹐不停的告訴我家裡最近大大小小的事﹐和告狀似的跟我說爸爸又買了多少台DVD。媽媽開心的時候總會半埋怨似的嘮叨﹐這是媽媽開心時幽默的習慣。
想去巷子口的超市買個東西﹐媽媽都怕我迷路似的不停的叮嚀那些我熟悉的路徑。知道在媽媽的眼裡﹐我永遠是個孩子﹐永遠讓她掛心和需要她的叮嚀。我笑著說﹕媽﹐妳陪我去好了。
讓媽媽開心的挽著我的手﹐走過那些熟悉的巷子﹐和街道兩旁熱鬧的小餐廳﹐媽媽總是寵愛似的問我晚上想吃些什麼好吃的﹐她陪我去吃﹐她讓爸爸請客。其實我也很想請媽媽去吃她喜歡吃的東西。知道她喜歡寵我們﹐這是她對我們的疼愛方式﹐永遠把我們當成小孩子一般的疼愛﹐永遠把讓我們開心放在她心裡最重要的位置。收起想請媽媽的心情﹐雖然我真的很想換我來照顧她﹐就像媽媽以前照顧我一樣。在媽媽面前﹐我就永遠的當孩子吧。點了一些媽媽喜歡吃的菜﹐找一些特別的餐廳﹐讓媽媽陪我去吃﹐媽媽自己很節省﹐這些餐廳和菜﹐她和爸不一定會自己來的。
媽媽在2003年的時候到美國參加小妹秀蓁的婚禮﹐我終於有機會作飯給媽媽吃了。媽媽很驚訝我會炒菜﹐因為從小到大只知道我會吃。媽﹐您知道嗎﹖這些都是小時候黏在廚房忙碌的您的身邊﹐受您耳濡目染學會的。
今年九月份回來﹐在醫院裡陪媽媽。一天夜裡醒來﹐看見媽媽醒著。原來媽媽想上洗手間﹐卻不忍心叫醒我﹐怕我睡的不夠。一天﹐爸爸在床邊餵媽媽吃水果﹐忽然聽見媽媽喚我﹕”阿欣﹐葡萄很甜﹐很好吃﹐給你吃“﹐媽媽微微顫抖的手裡拿著幾顆爸要給她吃的葡萄遞給我。
” 媽﹐這是要給妳的﹐我吃很多了“
” 留一些給阿欣“﹐媽還是不放心的吩咐爸爸。
這就是我最親愛的媽媽﹐無論在什麼時候﹐只想到子女的媽媽。
2010年的11月26日深夜11點30分﹐世界仿彿從那一刻起空白了。在台中榮總的加護病房裡﹐媽媽慢慢的﹐平靜的離開了。輕撫著媽媽的胸口﹐真希望自己能讓媽媽的心再次的跳動﹐只是我怎麼也不忍心按下﹐不忍心弄疼媽媽﹐讓她再感受些許痛苦﹐這些日子﹐她已經很辛苦了。
第二天﹐回到榮總﹐平時都在這個時候去醫院裡看媽媽的。走走那些曾經推著媽媽散步走過的地方﹐看看那個曾和媽媽在榕樹下休息說話的中庭。輕輕的撫摸那個曾經陪著媽媽在樹下練習走路的圍欄﹐閉上眼﹐仿彿看見媽媽在樹下練習走路的身影。
回到家﹐媽媽在桌前看書的身影依然清晰。翻看著媽媽這些年來所做的筆記﹐裡面記著許多媽媽從書籍和雜誌裡抄寫下來的各種藥方和醫療訊息﹐撫著媽媽的筆跡﹐覺得好心疼。在她徬惶害怕﹐無所適從的時候﹐我沒能在她身邊陪她﹐幫她拿主意﹐至少在她身邊陪她和安慰她﹐在她住院要打針抽血的時候﹐握著她的手﹐讓她安心﹐就像小時候媽媽在旁邊陪著我打針時一樣。媽媽一直都怕痛和打針的。
我終於知道我有多想媽媽了。想再聽媽媽那些熟悉的關懷和嘮叨﹐想再陪媽媽在傍晚時一起在家附近散步﹐想陪媽媽到處去走走﹐看媽媽疼我般的陪我去吃好吃的東西。想這個世界上最疼我和愛我的媽媽﹐一個會站在人群外﹐出神的注視我﹐然後跟我說”還是你最緣投“的媽媽﹔一個即使生病住院了﹐還惦記著將她覺得很好吃的葡萄留給我的媽媽。
 
閉上眼﹐看見的媽媽總是笑容燦爛﹐那個從小深深刻在心裡﹐未曾改變過樣子的﹐那個永遠健康快樂的媽媽。或許﹐這是媽媽希望留給我們的樣子。我知道﹐不管媽媽在什麼地方﹐她永遠都會那麼的在意和關心我們﹐因為我們是她心裡永遠長不大的孩子﹐而她﹐是我們心裡永遠的媽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